玩弄舞生   其它小说 

我是一個公務員,平時真的是很閒。除了工作、陪女友,還有大把的時間用來揮霍。所以有一段時間就迷上了網游,而我又是個喜新厭舊的人,不管什麼網游,頂多玩它個一月,也就放棄了,這樣玩了半年,覺得更加的沒趣了。



可是最近這種情況有些改變,關鍵是有個朋友介紹了一個很有「情趣」的遊戲--勁X團。剛開始玩著遊戲的時候,覺得特別無聊腦殘,完全沒有娛樂性。



可是經過損友的介紹,我很快瞭解了這款遊戲的真諦。這款遊戲有很多的少女玩,只要你技術好,裝備好,很快就等掛到很多的玩遊戲的女孩,然後現實生活中圈圈叉叉就另說了。



我這人玩這種遊戲天賦的確不行,可是畢竟還有點閒錢。迅速花了點錢搞了一身套裝,先搞搞帥,手頭在大方點,迅速在遊戲裡認識了很多女孩。當然了,其中有不少人妖倒是真的。經過一段時間的鑒別,終於鎖定了一個女生,而且經過瞭解,竟然是和我臨市的,我不禁蠢蠢欲動了。



經過幾次視頻,知道她還只是個高中生,今年剛高二。本來以為視頻會讓她感覺年齡差距大,沒想到她比我還開放,一口一個大叔調笑我。我當時就心裡暗下狠勁:我不操翻你,就跟姓了。在遊戲裡,我叫她熏熏,她叫我大叔,雖然沒有老公老婆的叫,但是我感覺更加的興奮,覺得有種違反禁忌的感覺。熏熏有時候跟我聊天,都不經意的提起她的衣服髮型都是同學中最好最新穎的,在加上技術好,在班上被稱為勁X女皇。我嘴上認同,心裡還在想:操,還不是我的錢,嘿早晚要你補償回來。



果然,機會來了。這個國慶,熏熏和她同學出來旅遊,要玩上兩天。我當然很慇勤的請他過來玩,本來她還想拒絕,可是在我提出3星酒店兩天全包的誘惑下,還是決定答應了。



那一天,我很早就跑到火車站等她,當時就在想:平時等女朋友也沒這麼慇勤啊,難道這就是家花不如野花香?好不容易等到火車來了,我望著下車的人群尋覓著熏熏的身影。等到人下光了,還是沒找到人。「咦?怎麼沒見到人,難道是小妮子放我鴿子。」心裡正在暗惱時,就感覺肩頭被人一拍。但是心裡正在想壞事,再加上做賊心虛的感覺,著實被嚇了一大跳。猛一回頭,就發現是個穿著純白色線衫的女孩,下面是一條過膝的褶皺短裙,雙腿套著一雙黑絲中襪,腳上穿著一雙白色運動鞋。再抬起頭細細打量對方的面容,只見一雙大眼睛正在帶點促狹的看著我,紅紅的臉蛋被秋風一吹,更像個紅蘋果一般,讓人忍不住咬上一口。



「熏……熏熏」我有點反應不過來。熏熏杏眼一瞪,笑著說道:「哈,沒想到你比遊戲裡還壞,看女孩先往下看啊。」我繞了繞頭,憨憨笑著,說實話,當時真有點鴕鳥心裡,還真怕遇到了熟人不好解釋。



我們從火車站一路聊到街上,這是我突然想起來,問道:「熏熏,你不是和同學一起出來玩嗎,她們人呢?」熏熏大有深意的一瞥,說:「帶別人不是不方便嗎,所以我讓她們先過去,我只要最後過去拍幾個照片就好了。」聽完這個,我雞巴不禁一硬。賠笑道:「當然當然,到時候我送你過去。」畢竟剛接到人家,也不好太急色,先帶著熏熏到處玩了玩,什麼遊樂場,街機房,還有本地有名的小吃一條街,從早上一直玩到深夜。精力真是不能和這些少女比啊,在我多番告饒下,熏熏終於答應和我去KTV唱歌,順便休息一下。



等我買好了可樂爆米花,來到包廂,發現熏熏已經忘乎所以的唱了起來。老實來講,熏熏的嗓音確實不錯,而且樂感也很好,比語音中的聲音還要動聽。連續唱了幾首歌,熏熏好像才回過來,看到我正在傻傻看著她,笑罵道:「大叔啊,怎麼又發呆了,難道是天然呆,還不快來唱歌。」「偶偶」我這才反應過來,老實說,我也是花叢老手了,但遇到這種年齡差這麼多的小女生,還是有點不太習慣。



剛開始是兩個話筒,後來興奮起來,兩個人就公用一個話筒,美名其曰讓她帶音,熏熏也沒有反對,所以兩個幾乎臉對臉的唱起歌來。一邊唱,一邊望著熏熏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,恨不得一口將她吞了下去。熏熏畢竟還是個女孩,雖然比較開放,但在我赤裸裸的窺視下,臉蛋也有些發紅。雖然太暗看不出來,但從她臉蛋上散發出的熱氣我就能感覺到。我的手此時也不安分了,慢慢的爬上了熏熏的腿,剛開始熏熏還想拉開我的手,可是在掙扎幾下無力後,所幸放任自流了。



我細細品味著大腿上了嫩白的羊脂肉,滑膩的我恨不得揪下一塊來把玩,嘴唱著唱著,幾乎都貼著熏熏的小嘴了。「大叔,你的手真不規矩啊。」我這個時候色膽早就膨脹起來,針鋒相對的說道:「不是我的手不規矩,是你的腿往往手上蹭啊?「 」這下熏熏不不幹了,揮起粉拳就向我砸來。我操,正愁麼機會下手呢。



我一把抓住熏熏的粉拳,順勢一帶,就把她拉到了懷裡。



「你要幹嘛?」熏熏略帶驚慌的問道。



「幹嗎?當然是干你了」我惡狠狠的回答。我將頭深深地埋在熏熏的頸旁,一股少女的芬芳湧入,我使勁吸了一口,調笑到:「熏熏,你的身體真的和名字一樣香啊。讓我舔舔味道怎麼樣。」說著,我伸出舌頭在熏熏的粉頸添了起來,少女的皮膚就是滑膩,我不禁使勁一嗦。



「啊!」只聽熏熏一聲低吟。看來我是找到地方了,小騷貨原來這裡比較敏感。心裡想著,我把手一把伸進了熏熏的上衣中,捏住她的乳頭,嘴也不閒著,使勁的在熏熏臉上又添又吸。



熏熏明顯有點架不住我的攻勢,「啊,你放開啊,怎麼這麼野蠻啊……啊,弄得人家……等會再搞啦。」媽的,還跟我裝純,我一手提著她的嫩乳,一邊回答:「誰讓你剛才放浪了,我現在火都被你吊起來了,不讓我瀉火,就在這裡弄了你。」「別……」眼見熏熏還想反抗,我一口叼住熏熏的小嘴,把舌頭就往熏熏嘴裡伸去絞住熏熏的舌頭使勁的吸吮,讓你再說,老子先把你嘴把住。



這個時候兩個人都已經動情的不得了,我一把架起熏熏的右腿,右手從熏熏的裙底伸進去,頂著小內褲往裡面一抵。「啊……你」熏熏好像還想反駁,我索性拉開熏熏的內褲,伸出兩個指頭,捏住熏熏的陰蒂,使勁一捏,只感到熏熏的身體一陣痙攣,手上就感覺濕了一片,「嗚嗚……啊」熏熏整個人都被我壓住,嘴已經被我堵住,整個人都被我擁在懷裡。現在小白兔真是全身都陷在了大灰狼的手裡了,我不由分說,拉開熏熏的上衣,就把頭埋了進去。



「別……別在這裡,我們回去再弄好嗎」「我想你也沒在KTV裡弄過吧,今天我們就來一次,老子現在火都起來了,不洩洩就要憋死了。」熏熏此時也是滿身紅潮了,象徵性的提抗了下,就被我輕易製服。我拉開拉鏈,掏出我的雞巴,「握住!」此時的我說話不容置疑,熏熏只好含羞的握住我的雞巴,剛一碰,熏熏手一抖,顫顫的說了句:「好大!」我笑著道:「以前沒見過這麼大的吧!」說完,就一邊嗦著熏熏的奶頭,下邊還有熏熏替我手淫,真是爽的不行。



「好了,看我在這裡把你就地正法。」我拉開熏熏的小手,將熏熏的內褲一把拉下來,望著熏熏水汪汪的大眼睛,將雞巴一下搗如熏熏的小逼中。



「啊!」熏熏一聲痛叫,果然是一根進洞,雖然早有預料熏熏不是處女,但還是忍不住有一點失落。媽的這樣也好,老子今天就操死你這小浪貨。



心裡想著,雞巴也使上力氣,一下一下插入熏熏的小穴裡。這個時候熏熏是被我抱在懷裡,我可以望見熏熏的嬌媚容顏是怎麼被我操的眉眼緊蹙,雞巴比平時硬了一個級別,操的更加得心應手。



熏熏抓著我的袖子叫道:「啊……啊……輕點……你搞得太猛啦……小穴都被你搞爛啦……別……別用勁。」我將熏熏放到沙發上,拉著熏熏的雙臂,一下一下的操著熏熏的小逼。熏熏雖然不是處女,但是還是因為年齡的關係,小穴還是非常的緊。肉壁緊緊地夾住我的雞巴,逼得我只能更賣力的插干,一邊干一邊說道:「小騷貨,讓你剛才發騷,現在還不是被我壓在下面,什麼輕點,老子偏要使勁干。」說完,又卯足了力氣往裡面插了插。



熏熏此時有點受不了我的攻擊了,只好哀求的說道:「是……是我浪還……還不行嗎,求你輕點。」我此時特別享受熏熏低眉順眼的樣子,讓我幹勁十足,我低頭看著熏熏清秀的臉蛋,一邊抽插一邊問道:「現在知道啦,說,哪裡浪?」「我……我不知道啦」熏熏捂著臉,非常的不好意思。



哪能讓你這麼過關,我一把拉開熏熏捂臉的雙手,問道:「說,哪裡浪了,不說我就操的你說,」我將大雞巴狠狠地插進她的小穴裡,又將大雞巴抽出來,只留出半個龜頭在縫口,做出一副要猛操的架勢,熏熏一看,只能怯聲聲的回答道:「穴……小穴浪。」雖然聽到了滿意的答覆,但熏熏的小穴還是被我的大雞巴狠插了一下,又重複問道:「熏熏,說現在在幹什麼啊?」「在……在做愛!」「什麼做愛,在操穴……操逼。」我沉聲說道,並且大雞巴狠狠插進她的穴裡,疼的熏熏「啊」的一聲,趕緊回道:「在操穴……在操逼。」此時的熏熏已經被我玩的情迷意亂,我將熏熏翻了過來,作狗爬式,又一下狠狠插進去,雙手捏住熏熏的屁股,指頭都陷進了臀肉中,看著熏熏屁股一下一下被操的浪樣,一邊命令道:「快叫點好聽的,否則我就操翻你!」熏熏此時聽到我的話,回頭朝我這裡瞟了一眼,那粉眼帶淚的樣子,害的我雞巴又是一硬,只聽熏熏低聲叫道:「大雞巴叔叔,我的……我的小穴都被你的……大雞巴操壞了,熏熏從來……從來沒被這麼大的雞巴操過……好厲害……求叔叔輕點。」雖然年齡差距不大,但一邊操著熏熏,一邊聽著熏熏「叔叔,叔叔」的叫,這讓我興奮異常,此時熏熏跪趴在沙發上,一條大腿已經被我撈在了懷裡,一口咬住熏熏的大白腿,一下一下狠狠操著熏熏的小逼。隨著我的動作,熏熏的小腰一抖一抖的。



「不行了……大雞巴叔叔……操死熏熏了……別搞了……再搞小穴就要壞掉了,小穴……小穴要被操翻了……啊……好爽……操死了。」熏熏呻吟道。



藉著熏熏的叫聲助興,我有一陣急抽猛插,「撲哧……撲哧」插得熏熏淫水四濺,嬌喘籲籲。



「啊……不行了……我要去了」熏熏一陣劇烈的顫抖,就在KTV的包廂裡被我操到了高潮。



我有高歌猛進的狠插了幾十下,隨後一股熱流射進熏熏的小穴裡。



從今以後,除了操女友,沒事的時候就叫熏熏過來玩。玩什麼?當然是玩她的小穴了……



? ?? ?? ?? ?? ?? ?? ???【全文完】
评论加载中..